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>智慧城市建设>基础设施基础设施

“雪亮工程”,如何守护乡村安宁?
发表日期:2018-01-03 08:32:12 阅读次数:4446 来源:宁波日报

       2017年,宁波以争创全国“雪亮工程”示范城市为目标,大力推进公共安全视频建设联网应用,努力打造社会治安防控体系“升级版”。截至11月底,全市重点公共区域视频监控覆盖率达100%,农村公共出入口视频监控覆盖率也达到93.1%
       视频监控,是安全防范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近年来,在城市管理中,视频监控系统的应用越来越普遍,“天网工程”织就的安全网,其良好作用被市民普遍认可。而在广大的农村区域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、群众生活方式的调整和改变,社会治安和稳定工作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。
       加强农村的治安建设,符合十九大报告提出的“加快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”要求。然而,在农村基层管理工作中,作为最直接有效的技防措施——视频监控系统,其建设仍面临着不少实际困难,亟须动脑筋解决……
       农作物盗窃案频发 田头“防护网”不可少
       “偷菜”游戏曾经风靡一时。玩家们提前定好闹钟,掐着点起来“抢收”好友QQ农场中成熟的“农作物”。但是,当游戏变成现实时,眼看着自己的劳动果实被人“截胡”,却不是件开心的事。
       近几年来,我市农作物盗窃案件屡屡发生。奉化萧王庙街道前葛、牌亭等村,是奉化芋艿头的主要种植地。芋艿头成熟季节,这些村子是农作物盗窃案件高发地。去年10月27日晚8时许,当地派出所接到前葛村民报警,称田畈处疑似有人在偷芋艿头。民警赶到现场,果然发现一名可疑男子在“行动”,田畈附近有大量拔出的芋艿头。证据确凿,这名男子对盗窃一事供认不讳。去年10月20日下午,在前葛村至溪口路边田畈,有人顺手牵羊盗走了事主裘现在种植的一批芋艿头,价值560余元。
       民警说,农作物被盗案件屡发,与受害人防盗意识薄弱有很大的关系。不少人以为小偷看不上这些东西,也偷不走。事实上,现在交通便利,一辆车,一夜之间就能让农户血本无归。
       案件发生后,因为线索过少导致侦破困难。通常,这类案子未破的原因大致如下:其一,田畈位置较偏,附近没有摄像头,无法提供影像线索;其二,犯罪嫌疑人作案时间一般在深夜,没有目击证人;其三,作案人员一般为临时起意,且在田畈中间位置,想要巡逻抓获也有一定难度;最后,被盗农作物无明显特征,较难对被盗物进行追查。
       镇海就有这样的案例。有一年春节过后,镇海一花农发现自家田里的杜鹃花苗被盗了,数量有几万株,损失惨重。原来,年前他除完田间的杂草就回老家过年了,整块田地处于不设防状态。这起案件最后是破了,但里面有幸运的成分,因为花苗流出的渠道是花木市场,属于有迹可查。如果换成是水果蔬菜这类的,早已被小偷销售一空,想要追查几乎不可能。
       如何筑起田头“防护网”?网友们也给出了不少“金点子”,其中最集中的一点就是——上监控,拍下了就别想跑。事实也正是如此,前不久,记者前往宁海茶院乡采访,茶院派出所副所长冯吉军说起了近期破获的一个案子:有不法分子凌晨时分开车至田间,盗窃村民种植的覆盆子树苗,第二天村民发现并报警,派出所调取沿路监控,发现了嫌疑车辆,最终将小偷抓获。
       增加视频监控数量 资金来源是关键
       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我国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51%。随着大批青壮年外出务工,“空巢”村现象日趋明显,且农村地域广阔,村落分布不规则,传统的治安防控措施已难以满足现实需求。因此,建设一套完善的村级视频监控网络系统,对强化社会治安防控具有重大意义。然而,与立体化防控体系逐步建立的城市相比,在农村,视频监控系统建设却始终落后半拍,这其中,“钱”是最核心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以宁海茶院乡为例,它共有14个行政村,下辖35个自然村,日常治安管理呈现出所辖村落多、常住人口多、外来人口多的“三多”状况。从2015年开始,宁波南部滨海新区进入大建设时期,外来人员大量涌入,给当地的社会治安带来新的挑战。也是在这一年,花山隧道开通,宁海城区至茶院的车程缩短为15分钟,在给当地带来经济发展新机遇的同时,治安防控压力也成倍增加。比如庙岭村,2015年一年就发生刑事案件14起,但当时村里的视频监控数几乎等于零。
       “案件增多,尤其是盗窃案件的大幅上升,对群众安全感的冲击是巨大的。但增加视频监控,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。”冯吉军,当时整个茶院乡的视频监控数量有限,无法做到“严丝合缝”“不留死角”,导致案件预防以及侦破难以跟上需求。2015年,茶院辖区共发生刑事案件82起,比2014年上升100%。
       类似的情况在宁海西店也曾出现过,大量流动人口分布在偏远农村、城乡接合部等社会治安防控的薄弱地带。2015年,西店镇发生刑事案件811起,平均每村发案36.9起,是全县农村平均发案数的2.2倍。政府最初投建的215个社会治安动态视频监控显然无法满足需求。要增加视频监控的数量,资金是最重要的一关。
       除了“钱”的因素外,还有视频监控后期维护等问题。如今,部分经济宽裕的村民开始在居所、商铺、工厂安装私人监控,但由于私装的监控没有统一规划设计,没有专人管理,存在着点位布局不合理、线路架设不规范、后期管理维护不到位等问题,不仅在安防上存在各种漏洞,也常因故障问题无法有效发挥功用。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去年的北仑儿童走失一事,就因为工厂门口的监控坏了,导致搜寻救援工作出现了误判……
       发动社会力量 共同建设“雪亮工程”
       所幸,这一问题已引起了国家重视。2016年下半年,全国性的“雪亮工程”建设提上日程。因为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”,所以称之为“雪亮工程”。它是以县、乡、村三级综治中心为指挥平台,以综治信息化为支撑、以网格化管理为基础、以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用为重点的“群众性治安防控工程”。通过三级综治中心建设,把治安防范措施延伸到群众身边,发动社会力量和广大群众共同监看视频监控,共同参与治安防范,从而真正实现治安防控“全覆盖、无死角”。目前,“雪亮工程”给出的探头数量只是“标配”,初步解决了重点区域的防护问题,要编织牢不可破的天罗地网,实现技防全覆盖,还需各方根据自身实际,因地制宜地推进。
       2017年,宁波以争创全国“雪亮工程”示范城市为目标,大力推进公共安全视频建设联网应用,努力打造社会治安防控体系“升级版”。截至去年11月底,全市重点公共区域视频监控覆盖率达100%,就连农村的公共出入口视频监控覆盖率也达93.1%。
       这其中,宁海茶院、西店的汇“民智”、集“民资”、织“民网”模式就相当成功。茶院派出所认为,推进加强版“雪亮工程”建设的首要问题就是资金来源,需要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。因此,他们既当“设计员”,又当“推销员”,多次组织召开协调会议,讲深讲透加强版“雪亮工程”建设的重要意义。所领导主要负责与辖区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沟通;民警、辅警主要负责向辖区群众宣讲。最终,在经过科学考量后,由乡政府补贴三分之一,村集体出资三分之二,有效解决了资金来源问题,为建设工作铺平了道路。
       在此基础上,茶院派出所又结合辖区地域实际,科学布局视频监控建设点位,针对主要道路,按照每个监控的射频范围,精密计算点位间隔距离,既做到“严丝合缝”,又最大程度节省成本。截至目前,茶院14个建制村安装了319个监控探头,密度是县里在茶院辖区布建视频监控的近6倍。去年全乡刑事案件发案数下降了近四成。
       而西店派出所则是从视频监控等技防措施底子薄、基础差的王家村入手进行试点。在镇政府20万元专项资金的支持下,该所领导带领社区民警积极走访村民群众,又从其他渠道募集资金26万余元,于2014年底成功完成了王家村视频监控系统的建设。为了确保“民网”村级监控系统时刻保持正常运行状态,监控主机就设立在派出所,实行集中管理、视频信息关联共享,每日有人查,故障随时修。一段时间后,王家村刑事案件发案数年均降幅三成多,“平安投资”的效果得到了群众的广泛认可。
       在王家村开展试点以后,西店镇政府于2014年12月3日下发了《西店镇平安村居暨“民网”工程补助办法》,明确以镇政府补助和村级自筹、奖励结合的办法,鼓励各村筹资开展视频监控自建。对主动要求建设视频监控并具备资金能力的村,西店镇政府予以40%至60%的补助。补助政策得到各村(社)的积极回应,西店镇其余21个村(社)均报名参加“民网”村级监控全覆盖工程建设。
       对于一些集体经济较为薄弱的村,西店派出所一方面发动企业主对视频建设项目进行资金赞助,并在视频布局、管理上对该企业予以一定的倾斜,让企业主觉得“投有所报”;另一方面,结合各村的实际,想方设法从其他地方寻求补助。如石孔村集体资金困难,但在“五水共治”工作中较为突出,西店派出所会同该村干部主动协调西店镇政府,将政府奖励该村的部分治水成效奖金投入视频监控建设中,有效破解了资金难题。
       在政府专项资金的带动下,宁海县多渠道募集资金,累计新增高清视频监控6000余个。去年,该县利用视频监控破获刑事案件200余起,刑事发案同比下降21.2%,盗窃和抢劫、抢夺案件分别同比下降27.6%和23.1%。通过视频监控系统接受群众求助600余次,为群众找回价值100余万元的丢失财物,找回走失人员17名。
       全市重点公共区域 视频监控覆盖率、联网率均达100%
       2017年,宁波公安通过统筹布建视频监控、车辆卡口、新一代安检设备、消防自动报警装备等智能感知设施,积极整合获取各类社会数据,初步构建了一张覆盖全域的“全息感知”网络。截至去年11月底,全市公共安全视频监控系统建成28余万路,推送至市级视频监控专网数达到10.2万路,重点公共区域视频监控覆盖率、联网率均达到100%。
       近年来,宁波大力推进市、县、乡镇、村四级“数字城墙”工程建设,织密信息感知的“天罗地网”。与传统监控摄像头不同,这张视频覆盖网包含了全市治安监控、治安卡口、道路监控、电子警察,甚至还有高空瞭望等高科技装备。公安机关还积极推动视频监控整合向社区、中大型商业广场、商业街、综合体、农贸市场、旅馆业等人流密集区域延伸,为更大范围的视频监控共享应用打牢基础。
       在加强硬件建设的同时,软件建设也没有落下。全市各级公安机关在全面整合各类视频图像资源的基础上,先后建设了市、县两级视频图像实战应用平台、视频图像信息数据库,初步构建了平台互通、信息共享的视频信息联网应用技术体系。去年前三季度,全市通过视频监控系统,直接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497起,查处治安案件1832起,为维护社会治安稳定挥发了重要作用。(王晓峰) 
       加强科技防控,共建平安乡村
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城市居民享受着“天网”提供的安全保障,而在广大农村地区,因为各种原因,视频监控建设远远满足不了需求。
       2016年,全国性的“雪亮工程”建设提上日程。这是一项以县、乡、村三级综治中心为指挥平台、以综治信息化为支撑、以网格化管理为基础、以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用为重点的“群众性治安防控工程”。通过中心化和平台化,“雪亮工程”将视频图像信息系统纵向延伸至县、乡、村的群众层面,以期实现治安防控“全覆盖、无死角”。
       推进“雪亮工程”建设,资金来源是个坎。我市宁海县以茶院、西店为“试验区”,汇“民智”,集“民资”,织“民网”,摸索出一条政府少量投资、吸引民间资本参与的科技化防控新途径。去年,该县利用视频监控破获刑事案件200余起,刑事发案同比下降21.2%,盗窃和抢劫、抢夺案件分别同比下降27.6%和23.1%,“平安投资”的效果得到群众的广泛认可。
       “雪亮工程”的实施,是新形势下治安防控工作的创新举措,可有效补齐治安防控的短板,为群防群治注入了新的内涵。

 

分享到: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版权声明|隐私声明|联系我们